利发娱乐官网

<p>亲爱的德沃斯女士,你作为美国教育部长的确认让你对特朗普主义者感到愤怒</p><p>他们取笑你对灰熊队的评论并嘲笑你的语法</p><p>但是,由于您对熊的政策或据称您无法拼写W.E.B,我对您作为秘书的确认并不感到沮丧</p><p>杜波依斯的名字是正确的</p><p>尽管不同于特朗普总统所说或做过的话,不像你的一些对手,我不仅因为你被特朗普提名而感到沮丧</p><p>我是一名三年级的高中生,在联邦政府资助的公立高中学习</p><p>我是一个残疾人</p><p>我是IDEA为我提供的每项权利的受益人;我是数百万在美国免费接受教育的残疾学生之一</p><p>尽管我父母的梦想,我不是最好的学生</p><p>但实际上,我甚至可以称自己为学生,这证明了每一位使教育成为所有人的权利的活动家和政治家,而不是身体健康的人的特权</p><p>在您的确认听证会上,我听说您首先声明学校遵守IDEA制定的规则应由州政府决定</p><p>接下来,您说您可能会将IDEA与其他法律混淆</p><p>你对基础教育立法缺乏了解甚至对我来说都不是最糟糕的</p><p>你不愿意宣布你将执行每一项联邦法律,这些法律赋予我和我所有同伴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让我担心最坏的情况</p><p>虽然我们目前的特殊教育制度迫切需要更多的联邦关注,但令人不安的是,您的历史和支持性章程以及私立学校迫使有特殊需求和残疾的学生签署其联邦承诺</p><p> IDEA为我提供了足够的资源,成为我们社会的受过教育的成员</p><p>它给了我在大学和其他地方取得成功的工具</p><p>虽然有时我感到痛苦,但我必须接受基本的三角标志测试,但我知道在我的前几代,残疾人没有权利接受优质教育</p><p>所以,Devos女士,我对你不生气</p><p>我并不反对你担任教育部长的职位</p><p>我只是要求你保护优质教育的权利,无论其能力如何</p><p>我衷心希望你的领导能真正增加所有人的教育机会</p><p>真诚的,